betway必威官网,betway必威唯一官方网站

资讯中心

提问设计师 Jacob Amtorp

来源:betway必威官网 作者:betway必威官网 日期:2020-08-04
图文支持:Dorte Damgaard/Jacob Amtorp   


Jacob Amtorp介绍
1989年,Jacob Amtorp毕业于皇家丹麦艺术学院设计系,两年后开始在建筑系学习。1999年至2014年,Jacob Amtorp一直从事建筑设计工作,直至2014年建立自己的设计工作室,开启了家具设计的职业生涯。目前,已经与丹麦、意大利、葡萄牙、越南等国的家具企业进行合作,将其设计作品生产并销售。
“我的灵感一方面来自我的斯堪的纳维亚文化,另一方面则来自二十世纪早期的实用主义。我凭借这两种灵感来源设计现代风格的可持续家具。”

(下文中《中》为《中国家具》,J为设计师Jacob Amtorp)

《中》:您是如何进入家具设计领域的呢?
J:我很小的时候就对创作很感兴趣。研究表明,儿童会通过绘画来表达自己,但是很多孩子在10至12岁就失去了这方面的兴趣。我是个例外,我一直很喜欢绘画和制作飞机、轮船的硬纸板模型。14岁的时候,我开始用木头造一些比较复杂的家具,比如柜子、椅子、桌子。这种爱好最终将我带去了皇家丹麦艺术学院的设计系,1989年我从设计系毕业,后来又在建筑系学习了四年。
很多年来,我都从事建筑设计工作,不过也做家具设计,尤其是2014年建了自己的工作室以后,我开始全身心投入家具设计。因为特别的工作经历,我的家具设计往往离不开我在大型工程设计(空间和房屋设计)上的经验。

《中》:您在建筑设计领域工作了15年,为何开始转向家具设计呢?
J:其实,我1989年毕业的时候专攻方向是家具设计。家具设计是我一生的追求,但是我毕业以后感觉这个领域太狭窄了,便继续学习了建筑设计。当时家具设计师的工作很难糊口,建筑师的工作要好得多,所以15年里,我一直做建筑设计工作来维持生计,但是这份工作也给我带来了不少挑战。如今家具设计师要成功依然很难,竞争日趋激烈,但是市场发展了,需求也因此扩大。而且,我一直没有放弃对家具设计的兴趣,这么多年来记录了不少想法。最终让我决定开始家具设计的,是我的3D建模技术提高了很多,我比以前能更有效地找到并实现创作灵感。同时,我一直喜欢关注细节,小型的设计(比如1:1而不是1:200)让我更舒服一些,而大型工程的工作太过复杂,让我有些疲倦。

《中》:您如何看待家具设计和建筑设计这两种工作呢?
J:在我看来,这两个领域很相似。二十世纪产生了许多令人崇拜的开创性建筑师兼设计师,比如勒·柯布西耶、路德维希·密斯·凡德罗和阿尔瓦尔·阿尔托,他们在建筑设计和家具设计都有建树。我受他们鼓舞,决心要仿效这些杰出设计师。事实上,设计的三大领域——建筑设计、室内设计、家具设计——紧密相关,设计方法也很相似。基本的元素都是一样,包括材料、结构、比例、颜色、功能、美感和技巧。民用建筑或公共建筑要与城市相融,而家具则与灯光、窗帘、地毯、植物等元素相融。

《中》:您在设计时通常用什么样的设计工具和设计方法呢?
J:我上学的时候没有高端的计算机技术,但是在我看来,到现在最重要的设计工具仍然是纸和笔,将来也依然如此。另一个重要的工具是寻找灵感的能力,我需要保持视野开阔,要能够从传统思维中跳出来。有时候不实用的想法会跑出来,但总有好的点子会出现。我总是把速写本带在身边,一旦有一个好的想法就立马记下来。灵感可能是从大自然找到的,也可能是任何与家具无关的事物中找到的,还有的时候,灵感自己就跑出来了,我都会记在我的本子上。这样一来,我有了自己的灵感库,在任何设计工作中都能派上用场。
获得灵感并画下草稿以后,我就可以着手电脑的3D建模了。各种各样的实物模型也很有用——有时候是粗略的纸板模型,有时候是更为精确的3D打印模型,不过产品如果进入开发阶段就一定会做1:1的原型和样品。
我做家具设计的另一个重要方法是参观展会、阅读设计期刊、了解设计资讯,这些资讯有些是丹麦国内的,有些是国外的,可以通过社交媒体和其他媒体来获取,比如Dezzeen、Wallpaper、Rum、My Residence、Nordic Living、Form等等。我也会借助一些研究和分析文章来判断不同产品的优缺点,也就是其他产品可参考的地方和需要避免的地方,从而改善自己的设计成果。最后一点,也是很重要的一点,由于自身经验、知识和专业的局限性,我会听取周围人的意见,包括同事、客户、合作伙伴、生产商、供应商、朋友等。


《中》:您的设计理念是什么?
J:我希望在设计中将斯堪的纳维亚传统风格和最新的家具设计潮流统一,同时二十世纪早期在设计和建筑兴起的现代运动和我对自然的情愫也是设计灵感的主要来源。
我年轻时迷恋着实用主义时代的设计和建筑,如今迷恋少了,但是我仍然遵循着许多实用主义原则,比如,我不会使用毫无意义的装饰,每一个设计元素都必须有实用的目的,选择材料、形状、结构的时候都是有特定用意的。一把椅子没必要看起来像个跑车一样酷炫。
斯堪的纳维亚传统风格,还有上世纪初至七十年代的所谓黄金年代的丹麦设计,是我文化身份的一部分,我的学校教授的设计哲学深受它们的影响。这个年代的设计人们称之为“北欧风格”。在很大程度上,这样的设计风格与北欧以外的欧洲地区还有美国的实用主义运动有很多共通点。二者都属于现代风格,都巧妙运用了高超的技巧、先进的技术、柔软的造型、简洁的理念、优质的材料。
我的父母对于设计很感兴趣,在我的成长过程中,给我留下了许多的印象,学校也给了我很多启发。如今,实用主义设计也许有些过时了,但是当代设计是从那一时期发展来的。


《中》:可以和我们分享最近的设计作品吗?
J:我最近的项目是“啄木鸟(Woodpecker)”系列,由胶合实木制成。这个项目很好地体现出完善细节时的各方合作会影响到项目成功与否。我越来越强烈地感受到好的合作伙伴十分重要。“啄木鸟”在最终调整和开发阶段得到了Leeke Home和Leeke Furniture的支持,生产商也分享了好的经验。
“啄木鸟”凝结了我的许多成果,在我看来,它完美地诠释了丹麦的家具传统。这件作品体现了我的设计经历和设计理念,同时有一些突破,还加入了个人表达的元素,这些特点使得它和市场上的其他现代风格椅子相比具有独特性。去年,“啄木鸟”椅在九月的上海浦东家具展和十一月的日本IFFT展进行展出,一些感兴趣的客户要求我们设计配套的桌子,所以我们现在正在开发这类产品。我和Cadot Design的产品开发合作方对“啄木鸟”很有信心。我们计划今年在面向欧洲市场的斯德哥尔摩家具展和上海的家具展进行展出。
我的另一个最近的项目是会议室家具系列,名为“Tekla”。这个系列包括一样可定制的会议用椅,可选择五腿带轮或者四腿不带轮、带扶手或者不带扶手。带椅垫的胶合板椅面可以旋转,椅子高度可以在450毫米至545毫米之间调节,椅背倾角可以在前倾7度至后倾4度之间调节。与椅子相配的是一系列不同大小和不同形状的桌子。我们正在和挪威的一家办公家具生产商和供应商合作开发“Tekla”,希望能够在科隆展和斯德哥尔摩展之前制成样品。





《中》:能否介绍一些您喜欢的设计师和设计作品?
J:我喜欢的设计师和设计作品可以列一个很长的单子。就黄金时代的丹麦设计师来说,我喜欢的有Poul Kj?rholm、Hans J. Wegner、Arne Jacobsen、Nanna Ditzel、B?rge Mogensen和Verner Panton,这些是我喜欢的黄金时代丹麦设计师里面比较重要的几位。我喜欢的现代丹麦设计师有Kasper Salto、Louise Campbell、Cecilie Manz、Komplot design、Erik Krogh、Rud Thygesen & Johnny S?rensen 和Peter Hjort Lorenzen & Johannes Foresome,最后这两位曾是我的老师。上个世纪前半叶的外国设计师,我喜欢查尔斯和蕾·伊姆斯夫妇,Le Corbusier,Marcel Breuer,Mies Van der Rohe,Alvar Aalto,Bruno Mathsson和Gio Ponti等,现代的设计师则有Herman Miller,The Bourroulec Brothers,Philip Stark,Patricia Urquiola,Piero Lissoni。

如果具体谈每一位我喜欢的设计师的话可能聊不过来,我认为这些设计师都具有我前面提到的设计理念和设计特色,但是像The Bouroullec brothers、Philip Stark和Urquiola这些设计师除了体现前面的设计理念和设计特色以外还在作品中添加了更多的艺术色彩。

对于Hans J. Wegner我想再多说几句,他一直是我最喜欢的设计师,从丹麦乃至全世界范围来说,我都最欣赏他。我喜欢的椅子作品就是Wegner的“The Chair”,1960年美国总统大选电视直播的时候肯尼迪和尼克松坐的就是这把椅子。我单独选出Wegner也是因为他对于中国家具设计传统的喜爱,他的许多作品都深受中国古代椅子的启发,比如说“The Wishbone Chair(骨叉椅)”和“The China Chair(中国椅)”。(依次配Hans J. Wegner“The Chair”、Hans J. Wegner“骨叉椅”、 Hans J. Wegner“中国椅”图片)


《中》:您在设计时会考虑哪些元素?
J:我想回答前面的问题时我聊过不少了,这里可以再补充一点。当一个设计理念要与客户合作从手稿变成产品的时候,我需要平衡客户的要求、生产商的条件、我自己的目标和想实现的效果。设计并不是一直完全按照我的想法进行的。

《中》:您如何看待中国的家具设计?
J:虽然过去几年我和几家中国的工厂有过合作,我还没能实际到过中国。我到过离中国最近的地方是越南,我去那里解决一些我设计的桌椅的生产问题。虽然我遵循实用主义,但是我一直十分欣赏中国的设计文化,我喜欢中国含蕴深刻的装饰,精妙又泛着光泽的大黑木柜,还有艺术性与实用性兼具的家具。Wegner让我认识了独特的中国椅子设计,在我看来,中国的设计和建筑包裹在历史里,让人着迷。从某种角度来看,我感觉我的“啄木鸟”系列与中国的设计是相融的,这项设计把斯堪的纳维亚文化和东方文化结合了起来。我希望可以在不远的将来到中国去发展,期待着向中国介绍我的家具作品。

《中》:您认为中国或者世界的未来设计趋势是怎样的?
J:世界越来越小了,我相信东西方对彼此的影响会越来越快。长远来看,家具的风格和颜色不一定有明确的方向。也许今年流行这种颜色和风格,明年就流行另一种颜色和风格了。抛开风格、颜色和其他的外在事物,我相信中国或者世界的未来家具趋势是一个关键词——“可持续性”。家具行业有责任不断完善技术来实现可持续的生产,可持续的生产是指减少温室气体的排放量并使用回收材料。
我认为设计师和生产商都将开发出质量更好、更耐用的产品,这样的话消费者可以使用更长时间。这些家具甚至可以陪伴人们终生。所以,风格将不再重要,永不过时的设计将占据主要位置。在全球化的市场经济体系中,消费者主导着未来的方向,所以设计师和开发者有责任在每一个生产环节中做到可持续。事实上,现在的情况已经如此了。我自己就在和一家丹麦公司合作开发一款可摞椅子,我们使用压缩的植物纤维来制作椅面和椅背。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全世界,这都将成为必然趋势。